《最強護妻奶爸》 小說介紹

《最強護妻奶爸》是啟風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陳玄,沈幼楚,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

《最強護妻奶爸》 第1章 免費試讀

“爸爸,快醒醒,爸爸快救救我,快攔住媽媽!”

“安安不想死,爸爸快保護安安!”

“爸爸,你快醒來好不好,媽媽一個人要堅持不下去了!”

稚嫩的童聲,撕心裂肺,不斷在耳邊迴盪......

癱坐在輪椅上的陳玄猛然睜眼,雙手死死抓住扶手,衣衫早已濕透。

映入眼簾的,竟然是一個破敗的家。

收音機、桌椅傢俱全都碎爛在一地,堪比廢棄場。

“我強行吞下混沌玉,不是已經身死道消了嗎,怎麼會在這裡......”

老舊電視裡,正在播報新聞,“今天是六月十八號,星期四。”

六月十八!六月十八!

陳玄死死盯著電視,再掃過屋內熟悉的擺設,如遭雷擊,大口喘息起來。

“原來我不但冇死,還回到了一萬年前,悲劇開始的這一天!”

上一世,結婚不久,陳玄就跟一幫狐朋狗友終日廝混,吃喝嫖賭。

不到一年,家底便被掏空,但凡每次輸錢,在外受氣,陳玄便會發狂對妻子沈幼楚拳打腳踢。

女兒安安出生後,日子不但冇有好轉,反而變得更糟。

不到兩歲就被查出患了白血病,作為孩子的父親,陳玄竟然對此一無所知。

沈幼楚為了支撐這個家,為了賺錢給安安治病,白天上班,晚上打雜,夜深還在送外賣,一個人當三個人用。

累死累活攢下十萬塊錢手術費,卻在術前被陳玄偷去賭博,不但一夜輸個精光,還倒欠一筆钜款。

後來,陳玄這才知道原來他輸掉的那十萬,是女兒的救命錢!

由於還不出錢,催債人上門,陳玄被打成了癱瘓!

安安也因為耽誤救治,病情惡化,眼看一天不如一天。

沈幼楚最後一根緊繃的弦,斷了!

她滿眼噙淚,點燃支離破碎的家,帶著女兒葬身火海,萬劫不複!

妻女葬身火海,陳玄痛悔不已,卻為時已晚。

命不該絕的他,被路過的無極仙人救下,帶到亂古仙域修行。

一瞬萬年,陳玄登臨絕巔終成絕代天帝,封號‘北鬥’。

但因果輪迴,痛失妻女心卻結已成無儘心魔!

閉上眼。

便是那場火海!

便是安安求助的嚎啕聲!

沈幼楚的絕望赴死,安安的無助呼喊,如鉚釘般深深紮在了靈魂深處。

如果,如果自己不去賭博,不被打成癱瘓......

如果,他能站起來,能阻止沈幼楚......

“這一刻......我等了一萬年!我不會讓你們,再受一點委屈!我不會讓悲劇,再重演!!”

思緒迴轉,陳玄心中呐喊,眼底更是閃過一抹堅定之色。

當他再次抬頭,朝眼前看去時,一個嬌小身影映入眼簾。

那是一個粉妝玉琢,宛如瓷娃娃般的可愛女孩,紮著兩條羊角辮,粉撲撲的臉蛋透著幾分蒼白。

她滿眼淚光,無助哭泣:“媽媽,求求你,彆砸了,安安害怕,嗚......”

不管怎麼哭喊,沈幼楚卻如同魔怔了一般,淨白的臉上冇有一絲表情,平靜的可怕。

她扯下日曆,推倒木櫃。

“安安彆怕,媽媽馬上就帶你去另外一個世界,那裡冇有折磨冇有痛苦,可以無憂無慮的生活。”

小女孩雖然年幼,卻也明白另外一個世界意味著什麼。

“媽媽,不要,安安不想去另外一個世界,你停下來好不好......爸爸,你快醒醒,隻有你能阻止媽媽......”

安安用儘全身力氣搖晃著輪椅上的陳玄。

忽然,一隻大手揉了揉她的小腦袋。

“安安。”

輕聲的呼喚,讓無助的小傢夥身體一顫,呆滯地仰起蒼白小臉。

“媽媽,爸爸醒了,爸爸醒了!”

安安呼吸急促,大聲呼喊。

沈幼楚卻好似什麼都冇聽到,根本冇有停下來的意思。

看到這一幕,陳玄心如刀絞,他推動輪椅,來到沈幼楚身邊,拉住她的手。

“幼楚,停下來吧。”

沈幼楚身體一僵,緩緩轉過頭,看到陳玄的臉,眼眶瞬間紅潤,滴滴淚水滑落。

這一聲的溫柔,她企盼了多少個日夜!

旋即,不堪往事一幕幕湧上心頭。

眼底閃過警惕與恐懼,不由後退了兩步。

安安叫著媽媽跑了過來,也被她一把護在身後。

陳玄歎了口氣,滿是無奈,在她眼裡,自己可能比惡魔還要可怕吧。

當初迎娶沈幼楚時,他事業有成春風得意,短短幾年,便敗儘家產家徒四壁。

不但冇給一天好日子過,反而動輒拳腳相加,讓她受儘委屈。

陳玄眼中充滿愧疚,“幼楚,對不起,這些年讓你受委屈了。”

這是陳玄第一次展現溫柔,沈幼楚以為自己耳朵出了問題,瞪大眼睛看著他,不可置通道:“你,你說什麼?”

“老婆,以前是我不對,從今天開始,我一定痛改前非,不讓你們再受一絲一毫的委屈。”

陳玄目光清澈,言語真誠。

沈幼楚有些失神,甦醒過來的陳玄居然主動向她低頭認錯了!

這是她以往想都不敢想的。

寂滅的內心升起一絲幻想。

可旋即,她又不禁自嘲苦笑。

多少次了,但凡他真的醒悟,也不會落到這種下場。

自己竟然還對他有所期待。

“你覺得我還能相信你嗎,你知道為了攢那十萬受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白眼?你知道那十萬是安安的救命錢嗎!”

沈幼楚不再忍受,將內心壓抑的委屈全部釋放,嚎啕大哭,淚流不止。

“我隻想要一個完整的家,這麼點要求你都不能給我!”

“既然如此,還不如一起解脫!”

見媽媽哭泣,安安也忍不住哭了起來。

她一邊哭一邊給沈幼楚抹眼淚,“媽媽不哭,媽媽還有安安......”

直到此刻,陳玄才真切體會到,以前的他給老婆和孩子帶來了多大傷害。

就在這時,安安氣息漸弱,直接暈死在沈幼楚懷裡。

她的臉色蒼白無比,僅有的血色也蕩然無存。

“安安,你怎麼了,彆嚇媽媽!”

沈幼楚被嚇壞了,大聲呼喊,希望能喚醒女兒。

不好!安安這是發病了!

“不,決不能讓悲劇重演!我是陳玄,是亂古仙域的北鬥天帝!我要改變這一切!”

“先送她去醫院。”陳玄趕緊上前。

沈幼楚看著昏迷的安安,又看了眼陳玄,終是狠不下心。

到了醫院後,醫生告訴他們:“病人情況危急,需要馬上手術,否則撐不過三天!”

最難的一道題擺在眼前。

他們現在哪裡還拿得出來第二個十萬!

沈幼楚一下癱軟在地,泣不成聲,“都是你,是你害了安安,要是安安不在了,我一輩子都不原諒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