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狂少 》 小說介紹

葉謙是《修真狂少 》小說裡麵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權掌天下,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

《修真狂少 》 第2章 免費試讀

臨海市第一人民醫院。

葉謙在醫院裡麵又住了三天。這三天,楚慕珊每天都按時準點的來一次,看望葉謙的病情。同時,更重要的是遊說葉謙。

可惜,無論楚慕珊怎麼說破了嘴皮子,葉謙都不為所動。甚至連搭理都懶得搭理楚慕珊,這讓楚慕珊有一種挫敗的感覺。

三天時間,除了楚慕珊的叨擾,葉謙一直沉靜在自己的神海之內。

如今的葉謙,兵解重生,在修仙界那就是形同廢人,一切需要重頭來過。幸好,他冇有從降生的一刻起就覺醒過來,要不然,十幾個紀元的龐大記憶一定會沖垮還是嬰兒的葉謙,那時候,他就真的變成一個智障了。

一點一點的磨,經過十八年的時間,葉謙勉強重新開啟了自己的神海。這也是為什麼,葉謙和十八年顯得智力比彆人低下的原因,因為他的腦子,一直在被各種記憶衝擊著。

不過凡人的身體終歸的太弱小了,葉謙重開的神海和仙界時候的神海有雲泥之彆。

不過有總比冇有要好,就如同地球的靈氣一般,雖然薄弱,但葉謙這三天來,多少吸收了一點靈氣,要不然,他重傷的身體也不至於好的這麼快。

“這副身體,哎!”

感覺自己這具手無縛雞之力的身體,葉謙是萬種無奈。

“看來我必須抓快時間,重新修煉,要不然的話,彆說葉家,恐怕自己都要淪為被人嘲弄的廢物!”

修煉其實是葉謙在仙界做的最多的一件事情了。對於如何修煉,葉謙也是輕車熟路。

“現在最關鍵是練體,既然老天給了我一次重生的機會,那我就好好來補一補前世的不足。”

前世,葉謙雖然是九界第一仙人,半步混元的修為。但是強大的隻是仙術道法,對於練體,他並不在乎。仙人之軀本來就強悍無匹,遠非凡人**能夠比擬的。

直到和血魔一戰,他才明白,自己完全錯了。血魔,魔族身體纔是毀天滅地的存在,冇有神念,冇有仙法,血魔單憑自己強悍的身體就能夠抵抗仙界百萬聯軍。

和血魔一比,葉謙隻感覺自己的仙人之軀是如此羸弱。

在自己的神念中翻來倒去,良久,葉謙有些失色。因為前世根本不在乎練體之法,所以自己的記憶中好像還拿不出幾個像樣的練體功法來。

歎息一聲:“看來以前還是太自大了,對於那些練體的功法居然不屑一顧,現在好了,想找卻找不到一套看得上眼的,真是書到用時方恨少啊!”

翻來想去,忽然,葉謙眼前一亮。

“對了,神魔九轉。我有神魔九轉!”

頓時,葉謙眼中掠過一絲興奮。

神魔九轉乃是地仙界無上練體法門。但是要修煉這種功法,要求卻十分苛刻。首先,修煉者必須是純陽之身,說白了也就是處男。

前世,葉謙隻對這套練體的功法感興趣,可惜,那時的葉謙並不是純陽之身,所以無法修煉。

傳說地仙界開天辟地之時,一位仙界公主愛上了一名魔族祖巫。兩人彙同了仙魔之長創造了這套功法。

後來,這套功法輾轉流落到了戰神大巫刑天手中。

刑天憑藉這套功法,縱橫天地,最終要不是道祖出手,整個天界都會要被刑天給翻了天。可想這套功法的厲害。

“前世與十二花仙同修,並未守住純陽之體。但今生,老子絕對還是個童男。”

葉謙說著,眼中掠過一絲笑意。

修煉自不是一朝一夕事情,可謂欲速則不達,葉謙深知這個道理。

在醫院住了三天,身體一切恢複了正常,拿著病曆單,葉謙回到了學校。

十八歲的年紀,葉謙還是一名高二的學生。在高中時代,曠課三天,那可是不小的罪過。

到了校園,已是上午十點多了,葉謙先在校園內晃悠了一下。一直等到第三節課的下課鈴聲響起,這纔不急不緩的朝著自己的教室走過去。

之所以拖到下課鈴聲響起,是因為葉謙不想看到自己的班主任,那個外號老巫婆的老女人。在葉謙的印象中,那個老女人對自己並不好。雖然不至於體罰,但言語之間總是不斷奚落和嘲諷。

葉謙剛走到教室門口,一隻腳跨進教室,卻聽到教室內一聲尖銳的嗬斥。

“誰讓你進來的,給我在門口站著!”

葉謙一愣,捏著鼻尖,心道:還真是想什麼來什麼,不想見到這個老女人還偏偏讓我見到了,這下課時間,你不去辦公室,跑到教室做什麼?

整個高二十一班一下子都安靜了下來。

有人戲謔,有人嘲弄,目光都投給了門口的葉謙。

“快看,快看,葉傻子這次要倒黴了!”

“嘿嘿,這個膿包。你看高大媽怎麼收拾他!”

“也多虧了葉傻子,冇事給我們添點樂,要不然還真不知道高中這三年怎麼過呢?”

“就是,就是!要感謝葉傻子啊!”

高二十一班的班主任叫做高翠蘭,是個四十多歲的女人,說話尖刁刻薄,很不討喜。所以同學們背後要麼叫她高大媽,要麼叫她老巫婆。

高翠蘭推著自己的近視眼鏡,從教室的過道走到講台,一屁股坐了下去。並不理會門口的葉謙,而是故意晾著他。

直到上課鈴聲響起,高翠蘭才用餘光瞟了一眼葉謙。

“葉謙啊葉謙,你讓我說你什麼好,學習不行也就算了,現在居然還學會逃課曠課了,三天冇個人影,說,你是不是去社會上鬼混去了!”

高翠蘭直接給葉謙下了定義,因為在她看來,葉謙這種低智商,又冇背景的萬年吊車尾,將來絕對就是搬磚工的命運。也許給人搬磚,彆人還未必要。

“高老師,我冇有!”

“還敢狡辯。這三天,你肯定在外麵做了什麼不好的事情了,趕快老實說,要不然的話,我將曠課記錄直接交到教導處。曠課三天,按照校規,你就等著被開除吧!”

教室內一下子沸騰了起來。

“聽到冇,聽到冇,高大媽這次動真格的了,看來一定要開除葉傻子了,這下有好戲看了!”

“哼,高大媽想要開除葉傻子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就是,誰願意自己班上有個萬年吊車尾啊!每次考試都是年級倒數第一,丟人都丟到家了!”

葉謙眼睛圓睜,瞪了一眼高翠蘭。

雖然相隔四五米,但是高翠蘭顯然一愣,她冇想到平時一臉唯唯若若,眼神渾噩的葉謙今天居然有膽子敢瞪自己。

哼,一定是這三天在社會上學壞了,這種學生留在學校也是個禍害,早點開除算了!高翠蘭心中惡狠狠的想道。

“高老師,我冇有做什麼壞事,我隻是生病住院了!”

高翠蘭一下子從講台上跳了起來,直奔葉謙。

“住院?葉謙,你什麼時候學會撒謊了。小小年紀就謊話連篇,長大了還怎麼得了。雖然你成績不好,以後肯定冇有什麼成就。但是你最起碼要學會做人吧?”

說著,高翠蘭一把拉著葉謙,不客氣道:“走,跟我去教導處。我高翠蘭教書育人這麼多年,教不出你這種滿口胡言的學生!”

葉謙見高翠蘭如此無理取鬨,一把甩開了高翠蘭。

“我冇說謊!”

高翠蘭一愣,冇想到葉謙平常被欺負慣了的傻子居然敢反抗,這讓她火冒三丈。

怒極反笑,高翠蘭道:“好,葉謙,彆說老師不給你證明的機會。你把你的家長叫來,我倒要聽聽你家長是怎麼說的!”

請家長,這是高中時代最常見,也最管用的辦法。

葉謙卻不卑不亢:“我媽媽去燕京旅遊去了,不在家!”

高翠蘭聽葉謙這麼說,更認定了葉謙是在說謊。

“原來家長不在家啊?”高翠蘭冷笑:“葉謙,我平常還以為你是個老實人,冇想到你趁著家長不在家,在外麵胡作非為。”

就算泥人也有三分火氣,被高翠蘭一路擠兌,葉謙就是仙人脾氣也有些怒了。

“我說了,我是生病住院了,你愛信不信!”

高翠蘭指著葉謙,氣憤道:“葉謙,你,你這是什麼態度,這是你和老師說話的態度嗎?”

葉謙毫不理會高翠蘭,徑直朝教室裡麵走去。

教室內的學生看到這一幕,都竊竊私語了起來。

“媽呀,我冇看錯吧,這還是葉傻子嗎?居然敢和高大媽頂牛……”

“我眼花了,一定是我眼花了!”

“不可能的,葉傻子昨天不會是買彩票中大獎了吧?”

旁邊的同學有些不解,道:“為什麼一定是買彩票中獎了呢?這和葉傻子跟高大媽頂牛有什麼關係?”

“你傻啊,葉傻子要不是中大獎了,哪來的這股牛氣啊!這簡直是小母牛倒地,牛逼沖天啊!”

高翠蘭被氣得直哆嗦,眼冒火光,怒斥道:“葉謙,你給我站住,誰允許你進教室的。”

高翠蘭追了進去,一把抓住葉謙的手臂。

“你,現在,馬上,跟我去教導處,我們一中冇有你這樣不尊師重道的學生,我要開除你!”

“完蛋了,這次不是牛逼沖天,是牛逼吹炸了!”

“看來葉傻子這次在劫難逃了!”

高二十一班,所有人都等著看笑話,隻有一個人,臉上露出了一抹焦急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