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原柰子將這口帶有血腥味的濃痰,吞了下去。

這一瞬間野原柰子伸手掐著自己的咽喉,不斷地後退。

嘔心乾嘔!

前所未有的憤怒,讓野原柰子的眼球、瞳孔,都為之顫抖。

“啊啊啊!!”野原柰子發出一聲聲怒吼,然後大叫一聲:“都給我進來!”

身後的門,被人推開。

十幾個又臟又臭,還不時有蒼蠅在環繞的乞丐,走了進來。

野原柰子伸手指著藤原璋子大吼一聲:“給我上!扒了這個賤人的衣服!”

“把你們能想到的所有肮臟的手段,都往她身上使!我要讓她知道,得罪我是什麼下場!!”

話音落下,乞丐們一個個嗷嗷叫著撲向藤原璋子。

衝在最前頭的乞丐,動作和速度都比其他人要快。

當他經過野原柰子身邊的刹那,突然出手,隻聽“哆哆”兩下。

野原柰子身上幾大要穴,瞬間被封住,她就像一根木頭般矗立在原地,一動不動。

這一招點穴術,可比她那花裡胡哨的手段,來得高效快捷。

隨後,本來衝上去的這些乞丐,全部停下腳步,一個個將不懷好意的目光,看著野原柰子。

隨即,野原柰子就聽到一個男人渾厚的聲音:“既然這位姑娘從島國遠道而來,那身為東道主,理應好好招待。”

“哥幾個剛纔都聽到了吧,野原姑娘說,要你們竭儘全力用渾身解數,把她招待得舒舒服服,可不能有半丁點的偷懶。”

說完,男人一把揪住野原柰子的衣領,“嘶啦”一聲,就像她的外衣直接扯碎。

邊上那些又臭又臟的乞丐,個個兩眼瞪大,直冒金光!

男人一把將野原柰子推倒在地,然後朝著藤原璋子走去。

他身後,就聽到野原柰子發出了尖銳無比的叫聲。

“混蛋!混蛋!彆碰我!彆碰我!!”

“我可是太子殿下的女人,你們誰要是碰到我,嗚嗚嗚……”

野原柰子後邊的話來不及說,一個渾身像是沾滿了汙泥的乞丐,把他最臭的鞋底,塞進了野原柰子的嘴中!

武超對付男人向來不會心慈手軟,不過這野原柰子畢竟是女人。

就算下手也不會太凶殘。

邊上這些乞丐並冇有如野原柰子所想的那般,乾出人神共憤的事情。

反而,一個個就像是看待剛出生的小狗一樣,環繞在野原柰子四周。

他們一個個張開滿嘴黃牙,在那裡笑。

野原柰子看上去就知道是個極要乾淨的人。

這些又臟又臭的乞丐,平時要是出現在她麵前,她都恨不得將他們碎屍萬段。

而現在一個個與她蹲得那麼近,身上所帶著的濃鬱臭味,熏得野原柰子直翻白眼。

眼淚水當即“嘩嘩”地流。

由於嘴裡塞著一隻臭鞋子,冇辦法開口罵人,隻能發出“嗚嗚嗚”的聲音。

口水,混合著眼淚,垂到地上。

這可憐巴巴的小模樣,讓人見了當真是越看越喜歡。

“嘿嘿嘿,這小妞好嫩啊。”

“不要咬一口會不會很甜?”

而邊上這些乞丐,那懂得什麼憐香惜玉?

一個個就像是在看西洋鏡一樣,滿臉猥瑣笑容地盯著野原柰子。

“卟——”

一個乞丐放了個臭屁!

熏得野原柰子兩眼翻白,直接暈了過去!

藤原璋子見了,都不自禁地渾身顫抖。

這些人,太齷齪了!

而這世上,能乾出這麼齷齪事情的人,一個巴掌都數得過來!

她目光灼灼地盯著眼前人,開口問:“你怎麼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