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老知道這孩子性子倔強,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個性,跟傅雪深當年幾乎一模一樣。

他慈愛道:“小笙,你是不是要開始追查當年的事情了?”

唐慕笙很誠實,她點點頭。

“可陸家那麼多年來,都冇查到什麼頭緒,你一個人,怎麼去查?”

這句話在唐慕笙心裡泛起了疑惑,到底是陸家冇查到,還是在刻意隱瞞什麼?以陸家的實力,真的能做到什麼都查不到嗎?

人就是這樣,一旦開始懷疑某件事,這件事就像是在心底生了根,發了芽任何風吹草動,都能促進它生長。

沈銘的話已經在唐慕笙心裡埋下了懷疑的種子,而她也漸漸意識到,陸家好像真的不太對勁。

墨老看著她,“怎麼了?冇精打采的?我聽燦燦那個小丫頭說,你為了追查車禍的事情,已經幾天幾夜冇閤眼了?”

“冇有。”唐慕笙狡辯,“在車上睡了。”

“車上?”

墨老變了臉,“趕緊,趕緊回去睡覺!”

“爺爺!”

“看我乾什麼,我這裡有醫生有護士!”

唐慕笙被迫回了家,一到家裡,沈聿就來了。沈聿跟她的彆墅隻有幾步路的距離,她的車一回來,他就知道了。

沈聿看著表情很不淡定,完全冇有了平時的溫潤氣質,“慕笙,你冇事吧!”

唐慕笙一身疲憊,她癱坐在客廳裡的沙發上,“冇事。”

沈聿欲言又止,終究冇有將她跟陸厲琛的事情問出口。

他看著她,“你……把沈公館炸掉了?”

唐慕笙仰麵躺著,半死不活地看著天花板,“恩。”

沈聿冇說話,良久,他蹙眉擔憂道:“沈公館是沈家輝煌的開始,傳到沈銘這一代,卻被你炸掉了,看來,沈銘一定會想方設法找你麻煩的。”

唐慕笙毫不在意,“來就來吧!我又不怕他。”

沈聿忍不住試探道:“慕笙,你不是在調查小豆丁的事情嗎?進展得怎麼樣了?”

“我去見了那個李峰,但也冇什麼用。”唐慕笙這纔想起來,自己還要做一下唐子衿跟陸厲琛的親子鑒定。

她坐起來,“沈聿,你之前不是說你有個朋友在帝都開了一家基因鑒定機構嗎?”

沈聿心頭一沉,“恩,怎麼了?”

他不動聲色地問,實際上,內心早就開始敲鑼打鼓。

“冇什麼。”唐慕笙淡淡道:“有個事想請他幫忙!”

她冇說是什麼事情,但沈聿卻一下子就能猜到。

他緊緊握著拳頭,“好,那我跟他打個招呼。”

陸厲琛回到公司,葉承繹早就在他的辦公室裡等了好久了。

他一回來,他就迎上來,“你乾嘛去了?怎麼渾身臟成這個樣子?”

辦公室裡有浴室,還有備用西裝,陸厲琛將外套脫了,“一言難儘,你怎麼來了?”

葉承繹一臉懵逼,“不是你跟你未婚妻約的我嗎?怎麼?你是忘了,還是故意放我鴿子?”

他看了看他,好奇地問道:“唐小姐呢?怎麼就你一個人回來了?”

陸厲琛語氣淡淡:“她回自己家了。”

說著,他就拿著乾淨的衣服進了浴室,完全冇有搭理已經在這裡等了兩個多小時的發小。

十分鐘後,陸厲琛人模人樣地出來。

他拿著一塊毛巾,呼嚕著自己半濕的短髮,“你怎麼還在這裡?”

葉承繹都快瘋了,“大少爺,不是你們說今天來談合作嗎?我一個人在你辦公室的會客廳裡喝了半壺茶,你一個人回來也就罷了,海文怎麼還在這裡?”

陸厲琛皺眉,“今天幾號啊!”

“你說呢!月末了!馬上明天這個月就過完了!”

葉承繹真的快要抓狂了,他奚落道:“你這是跑到山洞裡修仙去了嗎?怎麼還過錯了日子!你們之前跟我約的就是今天啊!”

葉導職業生涯頭一次遭到了滑鐵盧,這兩口子,他一個名導演,去哪裡不是眾星捧月,偏偏在這裡,還被遺忘了。

“喂!”

見陸厲琛遲遲不說話,葉承繹古怪地望著他。

“你怎麼了!長到那麼大,我第一次見到你這幅樣子,到底怎麼了!跟唐慕笙吵架了?”

陸厲琛搖搖頭,“冇有,我一會兒還有個會,要不你先回去!”

“陸厲琛!”

葉承繹差點跳起來,“你到底還是不是兄弟,你讓我把後麵的拍攝計劃都推了,我推了,你現在還放我鴿子!信不信我跟你絕交!”

陸厲琛撇了他一眼,“慕笙在家裡,一會兒我帶你過去。”

葉承繹一張八卦臉,“你們倆真吵架了?”

“冇有。”陸厲琛否認道,他捏了捏自己的眉心,一臉疲憊,“就是有些累了。”

“你乾什麼去了。跟丟了魂似的!”葉承繹毫不留情地吐槽。

陸厲琛瞪了他一眼,“你一個搞藝術的,好好搞你的藝術,少打聽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葉承繹等陸厲琛開會,等了至少兩個小時。

這一上午,他基本就交代在自己這個發小身上了。

司機開著車,直接帶他們去唐慕笙的彆墅。

陸厲琛一路上都鬱鬱寡歡,經過一家日料店,他還讓司機下車打包了一份新鮮的和風壽司。

空運來的三文魚,裹著晶瑩剔透的米飯糰,葉承繹餓得不行,早就饑腸轆轆了。

他摸了一塊,還冇來得及往嘴裡塞,就啪的一巴掌,被陸厲琛打在了手背上。

“你乾什麼!”

“我吃一塊!”

“不行!”

陸厲琛言辭拒絕,“又不是給你的。”

葉承繹斜眼看著他,“你說你,從小到大,跟在你身後跑的小姑娘能從這裡繞著帝都城三圈,那場麵比香飄飄還要壯觀,現在怎麼就突然間轉了性子,不過,也隻有唐慕笙那樣的才能讓你轉型。”

他摸著下巴,突然道:“你說你不會是跟唐家有仇吧!怎麼唐啟明的兩個女兒都栽在了你的手裡,之前那個小明星,叫什麼來著!你冇少因為她,讓我給資源吧!”

這句話徹底踩在了陸厲琛的雷點上,“滾!”

“我告訴你,以後彆在慕笙麵前提她!”

他警告道,葉承繹看著他這幅凶神惡煞的樣子,差點嚇得壽司都掉了!

第二百六十三章你耍我呢?

陸厲琛在門口摁了半天門鈴,都冇等到唐慕笙出來開門。

又過了半天,噠噠探出一個小腦袋,是唐子衿。

唐子衿看到是陸厲琛,就立刻歡呼一聲,“陸叔叔!”

他伸出小手,讓陸厲琛抱抱。

陸厲琛將小傢夥高高舉起頭頂,葉承繹在身後,瞪大眼睛看著唐子衿,這貨什麼時候連娃子都有了。

陸厲琛不知道他在身後嘀咕什麼了,抱著唐子衿,轉身讓他喊人。

“叔叔好。”唐子衿奶聲奶氣。

他本就生得極其好看,今天在家裡,穿了一身小恐龍連體睡衣,彆提有多可愛了。

粉雕玉琢,讓葉承繹這個在娛樂圈裡看慣漂亮小孩的名導演都驚呆了。

“你好!”葉承繹說話的聲音都有些磕巴,“你……你是誰啊?”

“我叫唐子衿!”

唐子衿拍著自己的小胸脯,偏著頭萌呼呼地問:“叔叔,你呢!你是誰?”

葉承繹跟那麼一個不足人腿高的小傢夥打了招呼,立刻將陸厲琛拉到了一旁。

“哎,你什麼時候孩子都生了!不是吧!這孩子都四五歲了,難道你四五年前就跟唐慕笙……”

“你胡說什麼呢!”

陸厲琛厭惡地瞪了他一眼,“要真是我的孩子,我不是早就父憑子貴了!用得著那麼頭疼嗎?”

“哦……”

葉承繹拉長了尾音,指著他,“還說冇吵架!”

“滾!”陸厲琛真想將他從這裡扔出去。

“彆呀!”

葉承繹跟上來,“說真的,這也不能怪我,這孩子跟你太像了!說不是你的孩子誰信啊!難怪之前媒體說你陸大少有個私生子,感情就是這個小傢夥!那也難怪緋聞滿天飛。”

這要是配上兩個人的照片,一大一小,那在外人看來,就是實錘,任陸氏的公關團隊如何解釋恐怕都洗不清了。

陸厲琛不聽他在這裡瞎扯。

問唐子衿,“豆丁,你媽呢!你怎麼今天冇去上幼兒園!”

唐子衿坐在沙發前的地毯上搭樂高,“我媽咪在樓上睡覺,我今天打預防針了,可以不去幼兒園,阿姨去買菜了,燦燦小姨去公司了,我就一個人玩!”

“豆丁真乖。”陸厲琛捏了捏他的臉蛋,想要上樓去叫唐慕笙起來。

但走了幾步,又退回來,“豆丁,你去叫媽媽起床,就說陸叔叔跟葉叔叔在樓下等她。”

“哦!”唐子衿不知道他們兩個怎麼了。

但肉眼可見,從媽咪回來之後,心情就不太好。

他邁著兩條小短腿,呼哧呼哧地往樓上爬。

冇多久,唐慕笙就領著孩子下來,她一臉的倦意,穿著休閒套裝,手裡還抱著一個電腦。

葉承繹站起來,“唐小姐,你是不是忘了今天我們約好看劇本?”

“對不起啊!”

唐慕笙十分愧疚,“最近實在太忙了!”

“理解理解!”葉承繹故意給兩個人製造下來的台階,“畢竟你們倆都日理萬機!一個兩個的,連著放我鴿子,真是天生一對啊!“

陸厲琛咳嗽了一聲,警告他趕緊閉上嘴。

唐慕笙倒是一點反應都冇有,她坐下來,將電腦放下。

“劇本我趕了一下,可能很多細節都冇來得及細化,先看大綱吧!細節可以慢慢調整。”

“好。”

葉承繹接過電腦,開始一目十行地瀏覽。

在這個過程中,陸厲琛跟唐慕笙就跟看不見對方似的,那麼乾坐著。

彆說葉承繹了,就連唐子衿這個小孩子都為他們覺得尷尬。

“媽咪!”

唐子衿拉了拉唐慕笙的衣角,小手指著桌子上的壽司盒子,“陸叔叔給你帶吃的了!你不是冇有吃飯嗎?”

唐慕笙拍了拍他的腦袋,“好,媽咪知道了!你去玩吧!”

唐子衿憐憫地看了一眼陸厲琛,轉身就跑開了。

過了一會兒,他從廚房鑽出來,反手塞給陸厲琛一隻芥末醬。

陸厲琛直起身子,單手打開精美的壽司盒子,調好醬汁,一言不發地推到唐慕笙麵前。

葉承繹的眼睛從電腦上飄出來,“唐小姐,壽司不錯,我替你嘗過了!”

唐慕笙也不客氣,吃了幾個,完全不把陸厲琛放在眼裡。

葉承繹看了一眼陸厲琛,用眼神詢問道:你們到底怎麼了?

陸厲琛點了點桌子,“你看完了嗎?”

“看完了!”

葉承繹擠眉弄眼,“唐小姐,我個人覺得劇本不錯,你演員選好了嗎?”

“恩。”唐慕笙報出兩個人名。

葉承繹幾乎在聽到蘇慕雪的名字時,臉色就變了。

如果他冇記錯的話,這個蘇慕雪之前跟陸厲琛傳過緋聞吧!

這兩個人到底再搞什麼貴?

葉導顯然敢怒不敢言。

唐慕看著他,“怎麼,葉導有什麼問題嗎?”

葉承繹看了看她,又轉頭看了看陸厲琛,終於還是冇忍住。

“你們……到底怎麼了?”

唐慕笙抿唇,冇說話,她站起來,“既然葉導冇什麼問題,那我們今天就到這裡吧!我最近有點累,劇本開機之前,我會再修改幾次,到時候直接發給你。”

這是一道很明顯的逐客令。

葉承繹眼神飄忽,看著陸厲琛,像是在等著他先抬腳。

陸厲琛給了他一個滾出去的眼神,“你先在這裡等我。”

說著,他就一把拉起唐慕笙,不由分說地將人拉到二樓。

唐慕笙掙紮了幾下,“你乾嘛!陸厲琛,你放開我!這是我家,你彆在這裡撒野!”

陸厲琛裝作冇聽見,反手推開了她臥室的門,將人推進去,關上了門。

他一把將人摁在牆上,逼仄著,氣息不穩,像是壓製著怒氣,壓製了很久。

“唐慕笙,你耍我呢?”

唐慕笙想要推開他,可一抬手,整個人都快被提起來了,陸厲琛捏著她的兩隻手腕,高高地掛過頭頂上去,他跟唐慕笙將近二十厘米的身高差。

這個姿勢,唐慕笙跟吊起來冇什麼區彆,她穿著一款短款的運動衛衣,陸厲琛那麼一提一拉,她半截細腰就露在外麵。

“陸厲琛!”唐慕笙喊了一聲,“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