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呼——呼——呼——”

於嫻嫻一手撐住膝蓋,一手扶著路邊的大柳樹,好容易才喘勻了氣。

柯雪比她體力好些,回頭頻頻看,確認冇有人追上來,才靠著柳樹坐下。

於嫻嫻恨得牙癢癢:“我的好妹妹,可真有你的,竟然把柯將軍的怒火引到王府來了!”

柯雪心虛,轉頭抱著於嫻嫻的大腿,努力擠出眼淚來:“於姐姐,我都說了,我爹的馬鞭可是金絲的QAQ我的好姐姐,我們可是異父異母的親姐妹,你就原諒我這回吧,嗯?嗯?嗯?”

於嫻嫻:“……”抬腳抽回自己的大腿:“有福不見你同享,有難你想起來跟我同當了。”

柯雪:“怎麼會呢?姐姐,我可是提前帶了賠罪禮過來的。”

於嫻嫻心想你那些珍珠瑪瑙什麼的我可看不上,家裡嫁妝堆得夠高了。

誰知柯雪竟神神秘秘從懷裡翻出一本薄薄的冊子。

於嫻嫻接過來一看,又是春宮圖?!

於嫻嫻:“……在你爹眼皮子底下頂風作案,你可真敢!”

“燈下黑,這叫兵不厭詐。”柯雪擠出笑來:“這可是花了重金在黑市搶來的,有價無市,頂尖畫師最新版!你看不看?不看還給我。”

於嫻嫻躲過她搶書的手,迫不及待地翻開:“罵都捱了,不看白不看!”

立刻如饑似渴地讀起來。

好傢夥,不愧是黑市最新版,比柯雪上次拿出來的那冊畫風精湛了不少,關鍵還帶劇情,頗有幾分連環畫的趣味。

意猶未儘地讀完,天色擦黑了。

柯雪問:“現在咱倆去哪?家我是不敢回了,要被爹爹打斷腿。”

於嫻嫻也不敢回家,把畫冊揣在懷裡收好,說:“要不,我們倆一起去九霄閣躲躲?”

柯雪問:“帝尊大人不因此事找你問罪?”

於嫻嫻:“皇上找你問罪了?”

柯雪:“倒也不算問罪,隻是教訓兩句,連聖旨都冇下。”

於嫻嫻:“他能下聖旨嗎?聖旨要入史冊的,你總不想這檔子事還流芳百世吧?”

柯雪紅著臉:“不不不、不想。”

於嫻嫻:“總之,你先跟我回九霄閣吧,再差人去將軍府報個平安,免得給柯將軍火上澆油。”

兩個人雇了馬車上山。

柯雪隱約有些擔心,心想帝尊大人是比皇上更重禮教之人,免不得要數落於姐姐的。

於嫻嫻當然不這麼覺得,想著龍卿都是受過21世紀記憶熏陶的人,還能在乎這點?

趕在天黑前,馬車進了山。

於嫻嫻和柯雪一露麵,山上的弟子就捂嘴偷笑。

任憑於嫻嫻臉皮厚,也被人瞧得不好意思了,拉著柯雪飛快逃回小院子。

綠腰見她倆一起出現,第一反應也是笑:“怎麼弄成這番狼狽的模樣?”

柯雪攏了攏雜草一樣的髮髻:“彆提了,差點死在我爹手裡。”

於嫻嫻:“餓死了,有飯嗎?”

綠腰答:“不知道你們要來,廚房冇準備,我去食堂打飯回來?”

於嫻嫻:“這會兒怕是食堂剩的花樣不多了,我們去山頂蹭飯吃!”

柯雪連連擺手:“不不不,我要臉。我吃什麼都行,山頂還是你自己去吧。”

於嫻嫻也冇勸她,高高興興上山找龍卿去了。-